天霜云柳--唐人今天扑街了吗

关于称号,五弟你如果不喜欢这个猫叫在下御犬也可以,不过只属于你的~

我秦的一点资料∩ε∩

小白鼠和大黑猫

改个歌词


小白老鼠小白老鼠真俊美,

唧唧叽叽叽唧唧叽叽~~。

大黑猫大黑猫展英俊,

喵咪咪喵咪咪喵咪咪。

一个金华少年郎,

叽叽唧唧叽叽叽唧唧叽~~;

一个常州青年人,

喵咪咪喵咪咪喵咪咪。

一个傲娇小白鼠,

叽叽~叽叽叽~;

一个正直大黑猫,

喵咪咪喵。

小小白鼠小小白鼠盗三宝,

叽叽唧唧叽叽叽唧唧叽~~。

大脸猫大脸猫追他去,

喵咪咪喵咪咪喵咪咪。

一不留神,关了去,死猫你也别着急;

扑通一声,掉下水,叫我怎么不着急。

小白老鼠小白老鼠听了话,

叽叽唧唧叽叽叽唧唧叽~~。

展大猫展大猫笑了笑,

喵咪咪喵咪咪喵咪咪。

只要你啊别离开,

叽叽唧唧叽叽叽唧唧叽~~;

我们永远不分离,

喵咪咪喵咪咪。

冲霄以后不相见,

叽叽唧唧叽叽叽唧唧叽~~;

我们阴阳两分离,

喵咪咪喵。


很想开这俩的民国坑,双灭结局,原本设想这一次松柏先青山挂了会怎样,后来想想还不如一起挂了…………

被留下的两位(Ω_Ω)刑处完老世族之后也是心神尽散了吧,《商君书》大体完成了,而嬴驷需要新的权利团队,商君临刑前给他留下了樗里疾和司马错,而属于他们的那一代,已经,过去了……

我要不要弄一个BE合集,o( ̄ε ̄*)写的同人全绕不过原著死别结局~→_→


奉孝要逆推曹老板了~~~→_→

师父怎么惹着小冰了呢~

青山松柏同人《奈何》

声明:秦法禁私斗,发完了不许打我…→_→这篇文和《星语心愿》这首歌更配噢,特别是那句【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无能为力(Ω_Ω)】

顶锅盖跑路……

一、

“商君,生死相扶……我,却要先去了。不能,与君共图大业,何其憾也……”

“君上………”

沉稳持重的玄衣君主认认真真的看着面前的股肱重臣。

认真的,仔细的。

他忽然紧紧的握住了面前白衣人的手,就像很多年前一样,

那人的手,有些微凉,却一如往昔的莹润劲力。

他的眼神却是死死的盯住身边的一干大臣。

费力的留下这么一句话:

你们…要…护住…商君……

在得到肯定答复后。

秦孝公慢慢松开了双手,颓然倒在玄奇怀中,两眼却睁得大大的“看”着嬴驷!

却是死不瞑目。

“公父——!”嬴驷浑身一抖,哭叫一声,颤抖着双手向公父的眼睛上轻轻抹去……

公元前三百三十八年,壮志未酬的秦孝公嬴渠梁逝世了,时年四十五岁。

史书中对此只简单的一句话记载,

“:前338年,孝公薨逝,秦举国致哀。”

他朴实厚重,他坚毅沉雄,他壮志未酬,意难平。

二、

:“吾且问汝”

“汝有何心愿未了?——”

着一身红衣的判官抬眸看着面前的这个黑衣高冠的君王。

嬴渠梁怔了,按理说他确实死了,而魂魄离体,本应立即前往阴间轮回投胎的。

按理说的确如此,可他却被判官叫过来问话,问的便是他是否还有心愿未了;

他看了看面前判官,年轻俊美的模样倒是不由得让他想起当年的商君,

只是气质却稍显温和,没有商君那般凌厉锋锐。

悾惚经年,他们,都老了。

秦国亏欠商君过甚啊,看着他在身边施展才华,奋不顾身,

他几乎将商君在他身边看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可他,可秦国又何以为报呢。

正想入非非间。

崔玉见他不理人,又问了一句,将白皙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平生所憾,为一人,为一事。”

崔玉看着面前的秦国君主,恍然笑了笑,

那笑容却又让他想起了商君,有些迷茫。

“秦公所念,可是商君?”

你想看他安然无恙,

想知晓自己的密诏是否有效,

想护他悠然度过此生,

可是如此?——

嬴渠梁坚定的点了点头,目光炯炯。

“行吧,你去吧,不过你在人间时日,只有半年…。”

他话还没说完,那黧黑君主便风也似的去了。

良久,一身红衣的判官崔玉轻轻地苦笑了一声,

“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松柏燃尽自己,我究竟,是对,是错?………”

三、

“可嬴渠梁终究是没有见过如此如此沉痛哀伤的卫鞅。”

他麻衣素服,怀里抱着那柄剑,

那柄当年他亲手赠与他,号令所指,违者格杀的穆公剑;

他听到他熟悉的声音,他看到他眼底流下的泪,可他的话语却一下子击倒他。

“可是商君呢,你怎么就不想想你自己呢?”

他叹息着飘悠到他身边,他消瘦清癯的多了,在他身侧依旧挺直了腰背,就那么站成一株胡杨。

只是,他的身边,终究少了谁。

他好想就这么抱住他,制止他,轻柔的擦掉他的泪,

一如他们平时那样,

比如那次渭水大刑之后,他就是这么做的。

可他不能,他只是一个鬼魂,如此而已。

他只能睁着那双细长的丹凤眼,

那样看着,听着。

如此的锥心话语,字字泣血,句句如刀!;

“君上,你我相遇相知,卫鞅谢你,敬你,”

“此穆公剑将随你而去,秦国强大,靠的是稳定的法制”

然后,他看着那人站在高高的陵园之上,

他扬手一抛,那穆公剑便稳稳的落到了他的棺椁之上,铿锵悲鸣。

他多想冲过去冲他喊:不能啊!那是能护住你的有力武器啊!——

可他就算喊了,那人也终究是,听不到的。

他却听到那人这样说:

“卫鞅今日立下誓言,捍卫秦法,不计代价,纵死无悔!——”

他心痛如刀绞,却什么也做不得,也做不到。

天地苍茫,谷风呼啸,唯有他的誓言回荡在这八百里秦川之间。

“公如青山,我如松柏,粉身碎骨,永不相负。”

…………

青山不改,松柏长青,可山陵既崩,松柏何存?

四、

他却没想到,自己死前给他加诸的种种保护,各种密诏,却加速了他求死的步伐。

“先君密诏,今日付之一炬。”

他怔怔的看着,那人手里的密诏,在烈火的燃烧下,慢慢的化为尘埃,化作灰烬。

一贯沉稳持重的嬴渠梁忽然有了种极为不好的想法。

他的密诏,烧了。

而那人的生命,是不是也会像那密诏一样,一点一点的,化为烟尘,燃尽自己?…

他不敢想,亦不敢再想。

于是他飘荡到那人身边,狠狠的摇晃他,轻轻的亲吻他眼睫。

那眸子依旧璀璨,却终究失了神采奕奕的光芒。

他知道他的松柏,心神散尽了。

他听到那人低低的,似在隐忍着什么,听不太真切。

“:君上…”

…………………

“哎。我在。”他答应了一声,忽然沉默不言。

……“鞅,想你。”………

低低的一句话。

他不敢再看那人的眼睛,沉痛的,哀伤的,失神的。

“商君!我在!——!!!”

他几乎失控的对着那人大吼;

恍惚之间,声音止息了。

他回头看看,那人却径直星眸一翻,昏厥过去。

五、

后来呢,他却不想再看下去。

公元前338年,商於。

你们,就是这样保护商君的??!

他眼睁睁地看着,子岸死了,毅然撞向大哥的剑,死在他面前。

他看着他的商君,满手鲜血,颓然跪倒在地。

那眼中沉痛的哀伤,他却不忍再看。

灵魂应该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可他,却是一阵心疼。

“这是什么?!是血!是老秦人的血!,卫鞅当年入秦力主变法,就是不想看到秦国再流血!

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过去了,秦国强大了,国家富庶了,可还是有秦人在流血,而且是死在老秦人自己的手里,

诸位难道不心痛吗?”

“秦国不能再乱。

卫鞅可以留在商於,不管是苟安一生,还是拥兵自立,可秦国呢,秦国必然会大乱!

到时候还会有多少人要流血,还会有多少家园要毁灭,

整个秦国也会在动荡中被山东六国吞灭!”

“老秦人的血,是应该流在杀敌的战场上!而不是流在自相残杀的内乱中,”

……………

“如此说,卫鞅的生死已经不重要,”

大家回吧,回去吧,卫鞅不会有事!——

……………

“就算是死,卫鞅的灵魂也会回到商於来的。”

嬴渠梁猛然听得他这么一句,登时就急火攻心,怒吼一句:“不重要个鸟啊!我还不想你这么早去陪我!——”

六、

他看着他于蒹葭林间纵马疾驰而过,

留下那句“栎阳!君上!卫鞅回来了,秦公,商鞅找你来了——”

他看着他雨夜独自一人来到國狱门前,自请就缚。

他忽然想起那日他们的三日畅谈,他们的法制争辩,他制止他人治处决大哥和老甘龙。

“信君如信我,终我一生,绝不负君!”

“公如青山,我如松柏,粉身碎骨,永不相负!”

……………

不能变了?

法立如山——

不能缓?

法贵时效

不能减?

减刑匮法

不能特赦?

法外无恩————————————

“商君呐,你难道忘了你我栎阳初誓了吗?

嬴渠梁终生不负卫鞅!”

“那可是,我对上天许下的誓言啊!”

…………“君上之心,臣。不敢忘。”

“商君,等我好些,我们还要一起饮酒,一起说话。”

“再说三天四夜。——”

——————————————
…栎阳初誓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孝公。

七、

车裂。车哪门子的裂!逆子!你这个逆子!——

最后一次了。

他看着他身着桎槁,满头华发,却是笑着,依旧风华,说出了这么一句。

“公来看我,万事了了。”

——————————

“先君可以无忧了!——”

“鞅死,而能于秦国有益,死有何憾——”

他笑着说,殊不知,在他身边另一个朴实厚重的灵魂看着,听着,却早已是泪流满面。

尾声、

依旧是渭水草滩。

依旧是白衣风华,

他眼睛狠狠的瞪着那帮华发老贼,如果眼神能化成刀子的话,

那帮老贼不知道已经被他的眼神凌迟了多少次!

商於郡,他亲自封给他的。此时他的郡民正哭喊着吼唱起来。

“商君商君 法圣天神

忠魂不灭 佑我万民

商君商君 三生为神

万古不朽 丰碑我心”

须发灰白的上大夫景监捧起了一卷竹简,高声宣读祭文——呜呼!哭我商君,万古强臣。昭昭大德,磐磐大才。维新法制,强国富民。奖励耕战,怠惰无存。郡县统制,国权归一。度量一统,工商无欺。刑上大夫,礼下庶人。唯法是从,极身无虑。移风易俗,文明开塞。收复河西,雪我国耻。立制立言,千秋可依。煌煌法圣,青史永垂。呜呼哀哉!商君蒙冤,天地混沌。哭我商君,何堪我心?呜呼哀哉,人神共愤,山河同悲!

随着景监悲愤的祭文,四野民众肃静得死寂一般。泪水挂满了每个人的脸庞,却没有一个人号啕痛哭。然而那令人窒息的沉默,却比哭声更加令人惊心动魄。

倏忽之间,天空乌云四合,鹅毛大雪密嚓嚓漫天飘落!

嬴渠梁看着那红衣的绝美女子抱着琴缓缓而来,听得他笑说:“候兄,来生聚饮,还是苦菜烈酒,如何?”

蓦地,那琴声响起,

琴音激越,苍凉中,那人的歌声悠然弥漫在老秦人八百里旷野之间:

“天地苍茫

育我生命

一抔黄土

拥我魂灵

有情同去

遨游苍穹

千秋功罪

但与人评

…………

那人看着远方,却轻轻地笑了,一如二十年前那般风华绝代,晃了他眼。

卫鞅低低的叫了一声;

他却听不真切。

他却看着红颜自戗当场,杜挚那个家伙高喊一声“行刑——”

终于,英魂就戮,血洒秦川。

终究,尘归尘,土归土。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茫然的喃喃低语,却跪倒在地,捂着自己黝黑的脸,一任泪水泉涌般从指缝流了出来。

他似乎觉得那鲜血就那样溅了他满脸,

血是热的,

雪是冷的,

心,是寒的。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再压抑自己喷薄欲出的情感。

那一声低语,他听清了。

那一声“君上,卫鞅,来了。”

他忽然觉得上天跟他开了如此巨大的一个玩笑,

他要终生不负卫鞅,

而卫鞅,却要用自己的鲜血来佑护秦国。

“如此上天,何堪为天也!”

————————————————

他最后怒吼了这么一句,而这一年,距离他逝世,仅仅相隔半年。

前338年,孝公薨,子惠文王立,是岁,杀卫鞅。

“交交黄鸟,止于棘”

“谁从孝公,唯我商君。”

—————终—————

最后只剩下俩啦┭┮﹏┭┮